2007-09-28

斜田

有理由相信側田會淡出,因為譚詠麟的「卡拉永遠OK」就算爛也爛不過「男人KTV」。

2007-09-14

專業碟評

被指抄襲的主打歌「錢錢錢錢」早前惹起了軒然大波,由於早前有太多人討論過,筆者不打算再討論這歌是否抄襲之作。單憑這歌的製成品而言,曲子流暢易記,歌詞則寫出了錢與人的關係,那份又愛又恨的心情很戲劇化,而詞風亦不離俗,巧妙地處於市儈與高尚之間,能喚醒人心,而這歌的編曲其實亦算豐富多層次,色彩繽紛,與「錢錢錢錢」的主題配合。新派台的「愛回家」是首平和動聽的抒情作品,Dick Lee的曲調流暢雋永,歌詞也動人,當中不乏佳句,如「回到家中便有你多好」言簡意賅,接近日常生活話語,真情至性。「蠻不講理」是首滿有意思的作品,給許多困在戀愛泥沼﹑總是固執不肯放手的情場中人一記當頭棒喝,而旋律亦佳。「自我安慰」曲詞俱佳,曲子特色不大,但流暢順耳,歌詞的態度亦正面而不空中樓閣。其他歌曲方面,送給雷頌德兒子的「你生」﹑「賞心樂事」和「我自問」均值得一聽。


文/李重言Stephen Lee (香港) @Yesasia.com

全文


多謝李重言。

2007-09-13

為何現在的快歌不好聽?大概因為寫歌的人雖然想寫一首快歌,但其實心里硬是要有一個一見難忘,極易上口的旋律來讓人記得,所以寫快歌反而變了寫慢歌一樣,旋律先行,最終的成品就是旋律欠缺躍動感,要靠編曲狂砌去製造熱鬧。成功的快歌很多時都沒有起承轉合,甚至沒有主副歌之分,旋律不夠搶耳,但其整體的構成是有內在的動能釋放出來,旋律反而是其次,這樣子去到編曲那里就只需稍稍磨合,就能造到渾然一體。就好像倫永亮作的「燒」、關淑怡的「Dela」都是沒有eye-catching的部份,但旋律的角色被淡化,讓路予整體的動能感覺。最近聽過了何韻詩、Chara、又想起容祖兒及陳慧琳的快歌而想到這些而矣。其實容祖兒很多快歌若果拿來唱慢版效果也差不多,這就是我覺得作曲的人其實跟作一首慢版K歌沒分別,最終都等編曲時才編到似一首快歌。林憶蓮的「瘋了」也是好聽的快歌,因為以前聽過有人把旋律放慢奏一次,難聽死了。

2007-09-11

雷光夏

首先已經不是以粉絲心態購票,因為是粉絲的話以見偶像為要務則一切也可以原諒,然而最終雷光夏的演唱會也是令人失望的。全晚只唱了六、七首歌,播了一首在大碟也可看到的MV然後再唱一次(為何不可邊唱邊播?),安歌時間還要是唱一首很短的改編歌。我只是一位普通的觀眾,也會理性地衡量票價與演出的關係,所以很難說出重質不重量這種溢美之辭。正如友人所言,演唱會不同一般歌迷聚會,就算簡單至只演繹歌曲,也需要有別様的安排來給予別人聽現場的理由吧。而最終雷光夏並不是如宣傳單張上所說的,就像與觀眾私語,又或是一次甚麼様的音樂旅程,而是夾雜了大量的說話而減低了歌曲那低迴的感染力。我也不能接受鍵琴手、大提琴手及雷本人的走調及演繹失準。你能想像雷光夏可以笑著唱「逝」和「黑暗之光」嗎?就像歌手在握手環節唱失戀歌一様喔。雷光夏作品最吸引人的是低調含蓄的美態,現在如說書般的在每首歌前作出引介,由聽眾自己堆積出來的無邊想像頓時消失,於唱片中尋找到的迷惘與對時間的懷緬等題旨也沒有被深化,最終只換來一個最表面的交流會(是否交流由是否是粉絲的立場而定)。


其實找來菠蘿油王子的歌曲來翻唱也可以是一個令人感動的時刻,麥兜與雷光夏對時間的感情和追溯可以產生微妙的對照,可惜現在太煞有介事地張揚於安歌部份,眾聲喧嘩掩蓋了佈局的可塑性。其實,不發一言地唱完「悠悠的風」,然後祝大家有一個安樂的現在,不是一個更完美、更符合雷光夏風格的結局嗎?

2007-09-06

沒有出發的旅行團

古生新碟是一個沒有出發的旅行團。大家在旅行社內看到美麗的外國照片,聽到職員動聽的介紹各地的風土人情,而且價錢實惠,心理上都已經去了一次放鬆心情的旅行,步出大門,未出發先興奮,去不去旅行已不重要。


煞有介事放上世界各地的相片於封面,來配合早前曾經說過的,從不同的相片中尋找靈感來寫歌詞,最終全碟就只是「我生」的續編,原來世界面貎和那張機票歌詞都只是包裝,承載的是百分百香港本土意識的師奶風味:「你話全世界有邊度好得過香港?」「你睇阿邊個搵咁多錢有咩用,又咪男/女朋友都無一個?」我們看不到古生(定係林夕)為我們帶來多少前進的動力又或新奇的意念,又或者從旅行和其他國家而來的反思,而是最方便及最容易建立羣體意識的大香港心態,大家也不用四處闖蕩以為可以増廣見聞,現在足不出戶也可以立地成佛了。然而這是不是我們想要的流行曲?我們要的就是這種三毛錢的哲理?當然有很多捧場客,不久將來古生會成為香港中生代的靈性大師,因為他自覺地傳遞著那種所謂「靈性」的生活:金錢是身外物(然而聽流行曲的人都是年青無產階級)、找住幾個人生片段當可滿足回味(似乎未來不會有更精采的也就不用特別追求,是不是懷八十年代舊惹的禍?),財富與感情是敵對的(財富的累積等同於感情的流失而不可能兩者兼得)。我只想到阿飛正傳的對白:隻雀仔一開始已經死左,因為佢乜野地方都未去過。我想提出這種陰謀論:古生的所謂治癒系歌曲,其實正是令人不思進取的催化劑。


過份詮釋?也是的。那看看音樂如何,雷仲得確「不負眾望」,仍然打造出一個千篇一律面目模糊的古巨基,這情況最近一様發生在楊千嬅身上,至少我看不到有甚麼因素令「集體回憶」能夠真正成為「集體回憶」的代言。旋律的蒼白唯有靠歌詞和編曲搭救,然而「錢錢錢錢」淪為劣質百老匯的翻版,「十蚊雞流浪記」並不新鮮卻只因無貨可賣而稍稍突出而矣。音樂沒有靈魂,承載再多的思想也是徒然。或者雷生想編造一種所謂「簡單柔和」的治療性磁場,但與絕對不是Dick Lee佳作的「愛回家」一比真有天淵之別。Dick Lee立論明確,主題鮮明,把目標瞭然於胸的人才能「大樂必易」,從平凡中看到不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