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9-06

沒有出發的旅行團

古生新碟是一個沒有出發的旅行團。大家在旅行社內看到美麗的外國照片,聽到職員動聽的介紹各地的風土人情,而且價錢實惠,心理上都已經去了一次放鬆心情的旅行,步出大門,未出發先興奮,去不去旅行已不重要。


煞有介事放上世界各地的相片於封面,來配合早前曾經說過的,從不同的相片中尋找靈感來寫歌詞,最終全碟就只是「我生」的續編,原來世界面貎和那張機票歌詞都只是包裝,承載的是百分百香港本土意識的師奶風味:「你話全世界有邊度好得過香港?」「你睇阿邊個搵咁多錢有咩用,又咪男/女朋友都無一個?」我們看不到古生(定係林夕)為我們帶來多少前進的動力又或新奇的意念,又或者從旅行和其他國家而來的反思,而是最方便及最容易建立羣體意識的大香港心態,大家也不用四處闖蕩以為可以増廣見聞,現在足不出戶也可以立地成佛了。然而這是不是我們想要的流行曲?我們要的就是這種三毛錢的哲理?當然有很多捧場客,不久將來古生會成為香港中生代的靈性大師,因為他自覺地傳遞著那種所謂「靈性」的生活:金錢是身外物(然而聽流行曲的人都是年青無產階級)、找住幾個人生片段當可滿足回味(似乎未來不會有更精采的也就不用特別追求,是不是懷八十年代舊惹的禍?),財富與感情是敵對的(財富的累積等同於感情的流失而不可能兩者兼得)。我只想到阿飛正傳的對白:隻雀仔一開始已經死左,因為佢乜野地方都未去過。我想提出這種陰謀論:古生的所謂治癒系歌曲,其實正是令人不思進取的催化劑。


過份詮釋?也是的。那看看音樂如何,雷仲得確「不負眾望」,仍然打造出一個千篇一律面目模糊的古巨基,這情況最近一様發生在楊千嬅身上,至少我看不到有甚麼因素令「集體回憶」能夠真正成為「集體回憶」的代言。旋律的蒼白唯有靠歌詞和編曲搭救,然而「錢錢錢錢」淪為劣質百老匯的翻版,「十蚊雞流浪記」並不新鮮卻只因無貨可賣而稍稍突出而矣。音樂沒有靈魂,承載再多的思想也是徒然。或者雷生想編造一種所謂「簡單柔和」的治療性磁場,但與絕對不是Dick Lee佳作的「愛回家」一比真有天淵之別。Dick Lee立論明確,主題鮮明,把目標瞭然於胸的人才能「大樂必易」,從平凡中看到不平凡。

1 則留言:

aulina 說...

還以為你不會寫這個。聽了,真的是一個悶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