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2-14

金莎

我不要折現。我不要禮物。我不要那種裝腔作勢的康乃馨。我不要那些低能的毛公仔。我不要那一句俗套的我愛你。我不要你在放工時間在我辦公室等我下班。我不要那些千篇一律的情歌。我不要你在情人節跟我求婚。


我只要:一紮由淺紫和深紫色包著的花球!每一朶花也是金莎朱古力


既然不能高尚,也就要庸俗得徹底。抱著金莎花,背著我的LV袋,穿著六十九元的白色牛仔靴,梳一個只會竪起的七三分界,在海旁走一圈再由那些突然湧然的賣花少女中買一朶用透明起角膠盒包著的玫瑰,到翠華吃一個甜蜜情人套餐。那束花由誰負責拿著不打緊,表情都總是滿足的。


「豁開去淪落,極美的墮落。」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