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1-26

吳國敬《是否》

每個人總會有一些歌是你經常掛在口邊,對我來說,吳國敬的《是否》就是其中一首,而且是失驚無神自己會唱兩嘴的。


《是否》
作曲:吳國敬 作詞:小美 主唱:吳國敬


若你有日覺失意
當急需一些關心意見
我願你可准許我回到你身邊
事過以後你假若
只喜歡輕鬆的講再見
我自會消失 彷似輕煙


是否心酸 我不緊要
我慣了關心你 無論付出的多與少
人問是否 真的變得蠢了
我說那不緊要
如能為往日舊人添多少歡笑


若你有日暗心碎
當他不珍惜的拋棄你
我願你可准許我陪你再一起
事過你若有新愛
當不需身邊的阻了你
你絕對不須講對不起


無論是否心酸 我不緊要
我慣了關心你 無論付出的多與少
人問是否 真的變得蠢了
我說那不緊要
如能為往日舊人添多少歡笑


那會理是否應該 擔起不必的痛楚
那會理是否悲哀 我經得起風與火
是誰在舊日令我
真的生活過 我最清楚


無論是 是與否
亦一點也不緊要
我慣了關心你 無論付出的多與少
人問是否 真的變得蠢了
我說那不緊要
如能為往日舊人添多少歡笑



在網上找資料,發覺是小美寫的詞,但我記憶中是林振強填的,因為這種白話式的自白及其委屈的歌詞,與林振強寫給王菲的《借口》實在相似,印象中小美寫的詞都比較自我陶醉,修辭也較騎呢,不像林振強般入世。特別記得這首歌全是因為歌詞,不是自己作賤自己,因為根本不覺得自己下賤,而亦不計算有沒有付出過,所有的事都由一人承擔吧。它沒有現在黃偉文般的血肉淋漓,沒有林夕的苦心經營修辭,沒有李克勤那種自製浪漫,卻是貼近生活的一種告白。其次就是吳國敬的曲式是典型的港式起承轉合格局,但旋律的運作自成一個情感體系,容不下其他虛偽感情的介入,是一次難得的廣東歌作曲示範教材,怎樣在有限的載體下發展其感情脈絡而不流於煽情。早些年還記得吳國敬在黃?高麾下,而且偶有不落俗套的精品如《理想對象》,現在可能已成為Paco「炒股」式管理下的犧牲品了。

2006-01-25

Zazen Boys,東京事變,Acidman,Air,Dragon Ash


05/06之交日本樂壇一眾甚有聲望的歌手樂隊均祭出新作,好不熱鬧。向井秀德領軍的Zazen Boys一直很勤地一年一張專輯,新作拼除了第二張大碟受hip hop音樂的影響,這次轟音依舊,卻大量地引入電音、不同層次的敲擊聲作舖陳,向井的嚎叫依舊震撼,音樂的舖排叫人感到他多變的音樂造詣,至今第三張專輯,雖然仍以破爛結他作主導,卻每次都有新的變奏,向井早就走出了number girl的影子。其實向井的結他情結就像hip hop的架構一樣,在基本功之上加添內容,效果就正如hip hop可以與眾多音樂種類通婚一樣。


椎名林擒與龜田誠治領軍的東京事變,全新大碟「大人」則延續上張「教育」的獨有和風搖滾風味,椎名的旋律仍舊流暢而有神采,龜田的編曲則仍見他的低音結他作為主導,令歌曲的節奏感異常突出。似乎不論組合換了幾人,椎名仍能穩定地輸出個人風格,她那時而委婉時而剛勁的聲音,充滿危險的誘惑與強大的殺傷力,只可惜我看不懂日文,不然可以有多一角度閱讀其歌詞。為何日本人的搖滾可以玩得如此奔放?



Acidman的新專輯「and world」未算不進則退,但風格依舊而沒有提升,旋律的撰寫亦未見突出,想保持其mixture系地位可要加把勁。Air久休復出的「Day in the Life」仍舊爵士味十足,但情況跟Acidman差不多,就是仍圍在框框內游走,未見有任何突破,曾與其合作的Dragon Ash新大碟Video De Emocion初聽又是予人重覆Harvest的人肉breakbeat,再聽幾次發現編曲上更能融合多人的編製,旋律走勢有感情,適當地加入西班牙/牙買加音樂元素亦有畫龍點睛之效。

2006-01-18

壟斷


最近《信報》證實,李澤楷曾有意洽購,而受現行廣播條例的規限,由於李澤楷擁有電訊盈科的股權,而電盈是本地的收費電視牌照持牌人,除非得到行政長官同意,否則不能擁有本地報刊牌照或控製權,所以《信報》的收購仍在洽商中。


湊巧的是,電盈旗下的流動電話業務最近以六個免費試用3G服務展開流動電話新一輪戰幕,其廣告則找來與李澤楷有幾分相似的林海峰主演,主打本地年青人市場。生意人打收購戰有法例規限,避免壟斷同一行業,以保持市場的發展健康。林海峰身兼唱片騎師、歌手、演員、現在真人現身廣告,但我們好像覺得這是天經地義的,周身刀張張利,潮人最愛用詞則是Crossover。林海峰每天做電台節目,基本上有他出現的地方就儼如電訊盈科的生招牌,那你又會否認為他有「壟斷」之嫌呢?


當然不會啦,因為林海峰的影響力何止在流動電話?軟硬復出的第一炮不是別的,就是麥當勞的賀年廣告,設計利事封及老麥推出香港獨有的漢堡飽,這就是和軟硬搭上邊的創意了。加上軟硬為眾多廣告配音,我們實在很難逃得出活在軟硬的影響力之下。


似乎軟硬二人都樂此不疲地接拍廣告,這種充滿商業味道的硬銷手法,與軟硬的反建制反傳統精神又有點格格不入。軟硬走紅後,其所標榜的創意都只是促銷的借口,搞crossover都是想多賣幾件產品,而老實說真正在他們手中能發揮光大的project又有幾多個?軟硬之所以能影響一代人,是他們的意識形態而多於其催生的消費意欲,當然兩者是緊扣在一起的,買軟硬都只是因為認同他們。再看深一層,如果軟硬今天窮極潦倒,又怎會被人尊為本地「最有創意」的潮人?香港人最重要是搵到錢,創意如果搵到錢會被人視為創意,搵唔到錢就無人會理你。所以軟硬今天的角色,似一個營銷經理多於一位創作人。


當然,大家都仍然會覺得軟硬夠cult,本地媒體依舊會齊聲唱好軟硬06新搞作別注大觸目,是嗎?


延伸閱讀:《三字頭》林海峰老了

2006-01-16

2005十大勁歌金曲頒獎典禮

估不到自己也可以乖乖的在電視機面前看完整個無線的勁歌金曲年度頒獎禮。整個騷非常貫徹無線的製作方針:只要電視有signal就可以了。


看叱吒,你會看到一個窩心的頒獎禮,個個人真情流露,也都算是一個較貼近音樂的頒獎禮,至少司儀在頒獎前也會對得獎者的音樂背境作一番講解。看港台十大中文金曲,你是看甚麼是grand,甚麼是權威;沒錯,權威與水準無關,有時姿態也可以是一種欣賞方式。港台夠權威,因為頒獎嘉賓是用腦想出來的,因為金針獎,因為每年也會有一個和音樂有關的主題。看無線,你只會看到一個反智、製作九流、對音樂毫不尊重的頒獎禮。


曾志偉的主持是一貫的插科打諢,對音樂毫無認識,只懂用不相關的笑話或歌星的緋聞來做材料。基本上我看不到曾志偉對任何歌手得獎表示由衷的祝賀,只是每次都會講兩三句寸人,以為這就是搞氣氛。對著陶傑及林敏聰,基本上又是一派犬儒,即刻無聲出,大概知道對方不是等閒小輩。


頒獎嘉賓的名單也莫名其妙,有呂方、馬時亨、林敏聰、吳京、林志雲(此人頒獎一節確實是一名愛出風頭的無線管理層,不過寸曾智偉就黎無得做都幾令人心涼),你說紅又不是、有特色又不是、有代表性又不是,找吳京來舞一番甚麼棍和新人獎的關係亦相當牽強。找馬時亨來,又為何不是找民政的何志平?頒最愛歡迎男女歌手的陳秋霞也不給時間多說感受,陳卻勝在大方得體,將曾志偉那些無聊問題有禮貌地打發。這令我想起以往無線曾請來李怡加亦舒這個組合來頒獎,「愛情和政治一樣,不能有家長制。」台下掌聲雷動。全晚反而是林敏聰的無厘頭對答搶鏡,對這個頒獎禮不能不算是一個反諷。


這種種重大的錯誤,已將原來應該注意的錯誤變成小事:唱歌唱半首、接場位失調、歌星唱live失準、舞台設計沒性格等等。不知是否我的陰謀論,看到場歌手的神態,都像是來玩一場似的,完全沒有那種莊嚴認真的感覺。全場最認真的應該是李克勤,你看他拿到最受歡迎男歌手時那種「I'm the king of the world」的目空一切,真的令我不明白,常被人說最看破遊戲規則的世界仔,卻真的衝不破這個「拿到獎才能證明有料到」的心魔?

2006-01-10

吹水救市

林海峰和杜汶澤在叱吒頒獎禮上說,過去一年唱片繼續出新人繼續有,唱片市場仲有得做,但其實大家都知塊餅有幾細,如果唔係衛蘭都唔駛係咁接廣告,因為唱片無肉食,整個搵錢策略自然要上下其手,Paco深明此道,所以剎那光輝在他心中當然比永恆重要,此乃一碟新人側田能於紅館開騷之因,唱片已淪為宣傳用品或catalogue,唔理你買碟又好老翻mp3又好(係架,我覺得唱片公司真係唔係好care我地下載mp3),聽左鍾意有feel先科水聽演唱會買化妝品上電話台買冰皮月餅囉。


昨天原來有一個由香港電台「第廿八屆十大中文金曲」舉行「提升香港樂壇競爭力方案」座談會,有教授有音樂人有樂評人(但周凡夫評開古典喎)有歌手。像我這樣「沒水平」的樂迷,當然沒資格說三道四,但三姑六婆的七嘴八舌我倒也樂於奉陪。


「有教授認為許冠傑的歌至今仍耳熟能詳,惜現在這種歌便難尋了,克勤否定此說,好似自己的歌聽過兩次之後,大家已經記得,不過卡拉OK確實影響製作方案。」


李克勤當然識做,除了話自己的歌入屋率高之外,又驚人話佢d歌太唱k,所以都用卡拉ok影響製作方針來打圓場,費時個教授落唔到台,香港仔性格一再體現。許冠傑的歌易記和李克勤的歌易記是兩回事,許的歌配合當時的社會氣氛,一同成長的人自然深有共鳴。到了李克勤的時候消費者已經只顧易記而懶理歌詞,那些情情塔塔的內容也不見得無可替代,兩種所謂易記的本錢已是不同的層次。


「千嬅感到現在雙CD買單碟價,又送唇膏等附屬品,隻碟還便宜過唇膏,希望大家研究出解決方法,當然這不是一朝一夕。向來樂壇都存有競爭性,隨?經濟變差,生意難做,縮減資源是必然的事,因不景氣的環境下,慢慢演變成惡性競爭,所以各方面都有責任,歌手本身都要自我增值。」


楊千嬅基本上都係用李克勤策略,三百六十度包抄無閃失,正所謂樂壇淪陷,人人有責,解決之道當然不是一朝一夕,還望各位自行打救,阿彌陀佛。剛拿走最受歡迎女歌手,阿姐風範確不同。


「大會提供的資料顯示,香港唱片營業額由一九九五年的九億一千萬元下降至二○○○年的五億一千萬,○四年出現歌曲下載後更下跌至二億元,十年間銷量跌幅超過百分之七十。香港唱片業從業員由一九九五年的一萬二千人下降至○五的五千人。香港唱片商會主席詹峰表示,本港專售唱片的店舖由全盛期的五、六百間下降至○五年暑假的不超過一百間。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行政總裁楊子衡表示,現時該會共有會員二千七百位,活躍於創作的只有約五百位,而每年版稅收入達到五千元或以上的更是佔極少數。」


嘩,好勁喎,但係飽經經濟低迷,連年削資的香港人來說,會不會曲解為「唱片界都要瘦身啦,家陣人少左,個市都做得掂,咪就係資源增值囉!」


「作曲人雷頌德反而覺得香港人對旋律的要求比歐美聽眾更高,只是作曲人總是要迎合卡拉O K 的需要,出發點只顧?計算這首曲是否會被唱卡拉O K 的人接受,這樣做會好辛苦,令音樂人不能隨心而發地寫歌,非常悲哀,他心目中的樂壇應是百花齊放的。」


阿Mark極有悟性,當年他跟隨黃霑時經常有佳作出現,就是看通了「香港人對旋律的要求比歐美聽眾更高」,這點十分正確,因為廣東話有九個音,作曲人很難作到一首能兼顧廣東話而動聽的旋律。不過,佢咁講,我真係鄧佢慘囉,原來佢一直咁委屈,咁不如唔好做囉,離開Paco,做自己想做的音樂,咁咪令到樂壇百花齊放囉,賺少d無計架,最多來季唔好買咁多西裝囉。


「周凡夫認為,音樂應以廣大消費者為對象,不能只限於少數年輕人,每個階層的人都有聽音樂的需要。」
「陳永華認為音樂的旋律如何與語言配合相當重要,例如粵語歌曲便要有一首發揮到語言長處的音樂。他又認為流行音樂的風格全球化不是健康的發展,香港的流行音樂應發揮中國南方文化的特色,不要跟歐美潮流一模一樣,亦要反映當時社會的現狀。」



我最buy呢兩個人講的points,所以那些名曲滿天星及舊人復出也是相當健康的現象,人口老化喎,唔係個個已發展國家都得架,以李克勤的西裝理論,佢將會主攻呢個族群。


不過,水又吹完啦,咁個結論係咩呢?照我睇,班高層都係跟番年度計劃做啦,一月演唱會、二月美加巡迴、三月三個廣告、四月出精選兼做代言人……救市?哦咁出少張國語碟囉,費時俾人話dub番廣東歌咁無誠意。

2006-01-06

The Which Musician Am I?

BFSH的網誌中看到這個test,試玩之後,得出的結果也頗出人意表:

Jonny Greenwood
50 depth, 41 controversy ,48 talent
Little short of a musical genius. Created several totally different yet brilliant albums and composes great orchestral pieces. Says very little but doesn't need to. Good on ya.


試玩:
The Which Musician Am I?

2006-01-05

關淑怡復出

相信「望盡天涯路」的版主一定比我年輕,但他卻對無線的「名曲滿天星」節目蠻有興趣,倒令我慚愧為何不曾好好的看過一集。大概年輕一輩都會當這節目是老牌歌手大雜燴,令我奇怪的是這幾個星期內分別見過李克勤和關淑怡現身,驚覺歲月摧人,他們不知不覺已成為「殿堂」歌手。


老早就認為,關淑怡不應該再唱,從近期她的現場表現證明我的判斷正確。兩次現身「名曲滿天星」重唱舊作竟不約而同走音,往日的天后風範一去不返。和李克勤這個世界仔合唱,明顯是男方放低聲線及節拍,以引導女方投入感情,奈何關淑怡心不在焉,白白浪費了這個難能可貴的再度合作。本來打不到電話訂購其復出演唱會門券也令我沮喪了一陣咁多,但觀乎其表現倒是叫人放下期望,轉投視線至陳奕迅的演唱會了。


關淑怡的音樂路線一直是像過山車一般(這樣說是先不以事業的角度去談),一時用大路情歌入屋,一時又有些令人目定口呆的反主流作品。然而,其掌控能力始終欠火候,始終未能製作一張代表作,佳作亦只是在樂迷記憶中打遊擊,由是造成其飲歌來來去去都是那幾首,而且亦不能成功樹立起一種統一的個人風格,極其量給人印象都只是「識唱歌」。當然她退隱後又經過黃耀明的造神運動,先邀她合唱及做演唱會,經明歌提攜頓然使她踏入另類兼潮流範疇。近期關復出,又見明哥說最期待看到關的演出,因她是少數的實力派云云。我不否認關屬實力派,但她的水準其實十分不穩定,唱歌已然如此,做幕後亦不見得能全力打造個人的音樂品牌,現在只流於那種孤芳自賞的學院派中人作風。

新歌「關於我」未聽過,但一看題材又是那種自以為飽經風浪的假世故,全世界都欠了自己,總之你地錯我無錯。我最討厭就是這種將自己神化和道德化的作為,試問若你認定其他人都主動佔領道德高地,而你又因此心生不忿要爭回領土,那試問兩者之間又有何差別?難道這種剖白式的手法,才是香港人眼中所謂有誠意,有heart的實力派作風?但又有誰分析過歌手們剖白的是甚麼?最終也只是心靈雞湯式人人皆知的硬道理。

1月6日:好啦,終於都搵到「關於我」黎聽啦。和現一眾也也烏歌手的作品一比,當然是高出一個馬鼻來,演繹不徐不疾。旋律不致於出色,始終其情感結構溫溫吞吞,未能自成出一套獨特的世界觀,編曲的電子聲效亦未見突出,現時的編曲只是將其情感架構作出勾勒,而未能將其提升。突然又想到,歌詞是有點「求諸外」,都是指責別人為何如此對待自己,這也就是我認為其觀念始終未能提升至另一層面,就是「求諸內」-->別人怎說懶得理,自己鍾意咪得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