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26

諳與未諳之間

若果套用pk兄曾經講過的一個現象,盧冠廷的演唱會是處於「諳」化與未「諳」化」之間。「諳」就是夏韶聲一系列的天碟翻唱。「諳」所指都是舊曲翻唱,卻強調爵士編曲又或靚聲演繹。

盧冠廷花了很多心機去重新編撰演唱會的編曲,有一些加強了感情濃度,如「逝去的心」和「但願人長久」,餘味無窮。有一些則用另一方式演繹,大概想去除一般人心中覺得古怪的感覺,例如加入blues口琴的「天鳥」,節奏和二胡都加重分量的「快樂老實人」。還好,沒有夏韶聲的盲目「諳」化,盧冠廷追求的是實淨的聲音,豁達的表現,就算有號稱三位最好結他手集結的條件,也沒有大賣技術而忽略感情,三人演繹的「長伴千世紀」仍不脫陳百強的純情甜蜜。

盧冠廷與李宗盛的一節是全晚的焦點。李宗盛的聲音把「我是一隻小小鳥」變成如此震攝如此激勵人心,兩人合唱的「如風往事」輕淡瀟灑,偶有怡人的轉變,心境平和卻又開容豁達。李宗盛獨唱「愛的代價」哀怨無限,遠勝扮世故的梁詠琪和原唱的張艾嘉。二人合唱「與你告別後」,配合素淨的動畫和讀白,向離開的音樂人致敬,莊重而深情,不是只唱唱他們首本名曲那麼行貨。

好了好了,最想聽到的「最愛是誰」有林子祥,但一如所料的合唱,把歌曲的孤高況味一掃而空,林子祥的演繹又是連咬字準確也懶得理,他的出現除了引起哄動之外著實沒啥用處。

我還未聽他新出版的重唱專輯,希望他真的不要「諳」化得離行離列。

2008-05-14

是否

都是愛到深處最動人的主調,林振強總能用最簡單的句字,勾勒出立體的畫面。明明是盲目得不可理喻,卻總讓你感受到那份執迷和堅毅是如此的堅實。那個時空,談的仍然是轟轟烈烈的愛情,不計較,不自虐,胡思亂想時都只會高呼寂寞和痛。要如此坦率地談情,現在慣了打直比喻打橫影射的聽眾,會不會嫌棄這種強而有力的表達方法?這是一個沒有大俠,只有愛上賊的年代。湖海洗我胸襟,河山飄我影縱,又怎及得上獲得遭蹋亦滿足,好心一早放開我的血肉淋漓?吳國敬的《是否》理應被隱沒在滾滾潮流裏,在紛亂的瓦礫中偶然閃著一束流光,足夠我們感受那個時空的美好與失落。

2008-05-08

一起老去

梁文道在鳳凰衞視的節目中問李宗盛:「可不可能有一些音樂人,像你,我們都是聽你的歌長大的,能夠和我們一起成長,然後一起老去,我們也就跟著你一起聽你老去的音樂?」李宗盛點頭說:「好問題,好問題......」

多麼浪漫的一回事。一起老去,一起看著世情的起落。我們能夠有權要求歌手這樣嗎?要知道,一起老去,和「一起墨守成規」可以是一線之差,又或者自以為自己已經變得成熟了,如李克勤。我們有這個期望,歌手又會不會有這個想法?有這個想法,會不會又淪為舊歌翻唱?又或者,究竟rolling stones等等算不算一起老去這個範疇?

又如果像陳奕迅般,永遠年青,又算不算是另一種的一起老去?

其實浪漫這回事,又何必如此尋根究底。只要浪漫就可以了。

2008-05-05

再見我的愛人

看了一回勁歌金曲優秀選,十四首作品,都是沒有主題的平庸之作。沒有主題,就是沒有其情感主軸。聽完一首歌,你也不知道它想表達的是甚麼。你只是聽到有一些人在努力堆砌令人難忘的副歌,又或一些片段式的點晴段落,但全首歌,對不起,實在沒有焦點。現在已經不去想太多歌詞的影響。何韻詩的「韻律泳」,也是對不起,怎樣說也不算是一首佳作吧。倫永亮的「再見我的愛人」又是一首被埋沒了的作品。一首好歌,作曲的人就會把一個大概瞭然於胸,然後旋律順著那個主題而開展,一圓融的世界觀被展現,就算走向再深再刁鑽,那一錘定音的主軸仍然緊緊維繫著音符的流動。倫永亮的每一句不是搶耳的單句,但你感受到他的深情始終貫穿全曲,看似沒有起伏的組件,在那強大的架構中緩步前行,併成一幅迷人的圖畫。就像有時你會說,五官不是特別美,但放在一起卻有出奇地漂亮。「再見我的愛人」是傳統的廣東歌結構,起承轉合涇渭分明,然而作曲的杜自持總有辦法把無限深情貫注其中,讓人驚嘆其造工的巧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