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產


 鄭伊健開演唱會了,門票迅即售罄,新電影又上畫,一時間所謂集體回憶又傾瀉而出。有人說,鄭是廢青榜樣,他近年只打機遊日,很有躺平意味。

 

大家表錯情了吧。鄭的躺平建立在其豐厚資產上,真廢青躺平建立在無產上。拿兩個躺平類比是平行時空的玩法,也側面影照出港人擁戴偶像的虛無。

 

有評論也坦白,說鄭不著意建立起甚麼,卻令大家有共同的集體回憶。讚賞是功力,這樣子說鄭「無為而為」,只是肉麻當有趣。另有專頁找他拍封面,說由二十歲拍到他五十歲,這個年紀還很瀟洒有型。除了型,就沒有其他了。圍威喂就是這樣子,有利益就吹到天上有地下無。

 

不為建立甚麼,真貼切,因為鄭從來都沒有建立甚麼,根本一開始就是亂咁來。他不是為藝術而去創造,所謂古惑仔熱潮,純粹食個外型。陳浩男代表甚麼?義氣?霸氣?能不能夠反映時代?還是一個不斷俾人蝦嘅憂鬱男?再數下去,風雲的聶風?除了那把頭髮,你記起甚麼?我情願揀郭富城,至少楊恭如那句「我可以同風師兄成親,但都可以繼續同你一齊!」是對步驚雲說的。

 

唱歌?他最近上小薯茄說笑話,還拿「極速」來自嘲,我就看不出曲直,用意只在你幾十歲人,還拿這首垃圾來自我貼金,一句「搖頭又尾擺」就總結其歌唱生涯:蒼白。

 

對不起,對鄭的記憶大都是hea做。

 

記得他說過:「做到大紅的好處就是駕車入停車場唔會諗要俾幾多錢。」又看過他在訪問中喝啤酒,然後對訪問者說:「做細果時唔會咁做啦,依家晏晝飲酒就無人話你。」是的,一個只是想這些願望的人,我們對他也應該寬容些,所以可以容忍他這麼多年不建立甚麼。

 

最近看訪問,他說次次想唱「如果天空要下雨」都俾人ban。你這個江湖地位,連唱甚麼歌也不能管?你又無堅持,咪ban你囉。看新戲trailer,他被人問有甚麼可堅持到最後,他答堅持留晌度唔走。廢老死都要霸住個位,無厘頭硬滑稽但血淋淋。

 

大家都只是想不勞而穫,看鄭伊健這種「無產」而晉身上流實在非常勵志。生活枯燥,上流無望,買票進場一齊嗌「誰敢來表態!」不是為回憶,是為生活的困局抒一口悶氣。「我們人人都是鄭伊健!」

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