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文章

精選

所謂絕色

  行文之際,莫文蔚因為新 MV 穿 D&G 而得罪小粉紅,宣傳人員把 MV 下架了,以為事情了結,怎知她親自開腔說感疏忽內疚,「係一個好好教訓」。早幾天黃標 KOL 才把她的演唱會捧到上天,說 51 歲女藝人做到這份上算是幾生修到,香港人卻用 D&G 來回敬她。我很奇怪首先小粉紅不是香港人吧,香港也很多人說去捧她的場,那些廣東歌 page 都說了不少,香港人對她不薄吧。 其次就是比較深層的問題,莫文蔚的定位奇怪,註定讓她成為「愛的極愛、不愛的不愛」的極端派。當大家以為放洋又高學歷的她於音樂和表演上如斯開放大膽,卻在 D&G 這些骨節眼上賠上聲名。其實她大可以說宣傳人員已做了要做的事,大家不想再在這事上拉扯了。這就正如她的演唱會,有人說好看,有人說像春晚;這邊廂台上性感地跨越禁區,那邊廂就請張學友李克勤,唱一些你以為會有獨到編排卻最終行禮如儀的別人的歌。聽完幻聽色情男女,突然要聽望月你的名字我的姓氏,是不是情神分裂了一點?還有那張宣傳海報,看朋友說一般都是歌手 final approval…... 究竟她是不是門面漂亮,內裏 暗藏 辣 撻?反差之大,放諸她的音樂也一樣。第一張大碟因公司及市場問題,她自己說是被迫扮文青及唱一堆主流到不行的歌。然後一口氣在廣東歌市場推出《全身莫文蔚》及其高峰《一朶金花》,背裸封面及前衞電音令人刮目相看,但在台灣卻用台式主流情歌打江山,似乎台灣那邊並不賣她前衞的帳。題外話,那時黃耀明剛在台出第一張國語大碟《明明不是天使》,他說台灣並不接受中性的男性形象。可能這樣的軌跡亦很普遍,另類主流兩邊並行,終於修得今天的千年果,一場告別演唱會受盡讚譽,被視為香港女歌手典範,年初於叱吒頒獎禮以殿堂歌手身份出場,造神成功。 包拗頸時間。無可否認莫有很出色的作品,《一朶金花》廿年後聽依然火氣十足,國語歌如陰天、忽然之間的曖昧灰色亦韻味無窮。但若你攤開來看,你很難在她的作品中找到一種連貫的莫文蔚標記,這種情況在同時期的林憶蓮及關淑怡身上不會發生。沒有那種莫的記認,其實即是很視乎她遇到甚麼人來為她工作,莫的主導意識不高。有李宗盛、張洪量、伍伯當然無問題,到後來的作品大概也印象依稀。成為殿堂復出,翻唱幾首電影喜劇之王的歌曲,平淡無奇,唱法造作,很難相信這是「很前衞」的莫文蔚。「婦女新知 2021 」好像有好評,但談的又是

最新文章

背叛搖滾

DLLM佐丹奴 DLLM bossi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