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文章

精選

博物館

  「媽咪,你睇 Anson 叔叔後生係咪靚仔啲?」 女兒指著一個盛載炸雞的紙盒,上面印住 Anson 那個年青無敵的肖像。她心想這班 fans 也真的太細心,經過世紀瘟疫和一連串變掛之後,也還可以拿出這些脆弱的收藏來做展覽。 能夠來參觀這個流行曲博物館,對她們兩母女來說,可說是百般滋味。在第十二波疫情之後,社會蕭條,氣氛低迷。不知那個來的主意,說是由民間主導建一個流行音樂博物館,好等大家可以重燃對本土文化的信心,也希望借此帶來一些正能量云云,本著「深信流行音樂也可以改變世界」來為低迷的大眾打氣。政府亦樂見這班「本土撚」成事,借力打力,竟然有人幫手凝聚民心,就來個順水推舟,說是支持久違的「公民社會」以示自己有容乃大,於是以平價租出這個商廈單位作會址,這個地方第一個流行音樂博物館正式誕生。 她帶女兒來當然想她看看母親是怎樣成長過來的,雖然她早就不信流行音樂與這地方有過甚麼緊密連繫,但畢竟也曾和它日夜廝磨,刻印著每個人的青春。女兒沒那麼有耐性,只管看近年的那批展品,她就由起源開始看。 披頭四訪港、七十年代樂隊潮、許冠傑抬頭、電視劇主題曲興起、側筆由黃霑研帶起的菲律賓樂手研究,似乎負責人都頗尊重歷史,雖然正路卻也沒走歪路。走到八十年代哥哥和譚校長之爭,只有寥寥幾句:「八十年代兩雄相爭,結果哥哥以高格調流行曲先勝一仗,復出後又以電影藝術飲譽香江,其名聲於身後一直影響本地表演界別。」怎麼提也不提校長那些九白金紀錄,在台灣也好歹拿過影帝,說不領獎還早過哥哥幾年呢。看到這裏,倒是忘記了剛才七十年代那一章,怎也找不著溫拿的名字 ……. 畢竟不是自己時代,倒也過目即忘,去到九十年代四大王天,數著也只有三個,華師兄的名字放在那兒?反而是黎天王的金句被展館製成幻彩隧道成為打卡熱點。華師兄那首二胡名曲去了那裏? 她發覺有點不對勁,立馬走到千禧之後一看,果然與她所一樣:人瑞伊神只留名字,事跡從簡,好像由四大天王那邊彈指間便跳到鏡囝領團,無縫接合。「果然由他們來做,比起其他人會更狠心。」她想。來到壓卷之作,是良心二人組合的巨型裝置,救火少年天問配有種人,一道強光劃過,旁白說:榮光歸這裏。那些缺席的,校長、華師兄、人瑞伊神,統統被批為反港反動、背棄本土,歷史不會亦不可給他們留位置。歷史由勝利者書寫,不得不信焉。 展覽尾段,近十年男團女團光影大結合,音樂歌聲大一統,

最新文章

尋開心

所謂絕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