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文章

精選

「樂壇已死」唔通咩都唔做咩?

  事情根本不應這般發展。很多以為會如此出現的情況,根本沒有出現。你以為我們很進步,其實不是。 正當大家為兩年前本地的年輕人有如斯勇氣和頭腦走出來的時候,部份人受年初的一場音樂頒獎禮刺激,覺得「樂壇未死」,於是製作了一首《樂壇已死》來宣示主權。年青人根本沒有擺脫世代之爭的心魔,還用上一代最熟悉的手法「抗爭」,變成我們永遠不想成為的「大人」。 和Juno一樣,潮爆的外表和包裝下面,是守舊的思想和掙扎,前輩歌手也沒有如斯執著。香港樂壇經歷三十年翻天覆地,市場嚴重分化,不同板塊互不理解本就不稀奇。我以為新一代早就不理會上一代的視角,能夠在全新的領域大展身手,擺脫那些無稽的指責和謾罵。過去幾年不是一樣江山代有人才出?不買唱片,還不是一樣動腦筋營運新模式?我以為過了運動,早就沒有人會和敵人對罵,大家都各有各做,免了咀頭的一時勝利快感。「比人講句樂壇已死就起降?」 看看歌詞,想用大量負面評語來做反諷,然而這就是為別人射的紅心再為自己畫靶。樂壇已死講主觀感覺,難用客觀數據或現象陳述對錯,說的人都只是過把口癮。又用回他們的套路,話語權仍是別人的,然而結果早就寫在牆上:你不能反駁他們,你只能用感性與感性對撼,用立場來擋駕,就是「我們不垃圾」,「我們不會死」等等言志之辭。我不質疑有振奮人心之效,卻替他們的心理負擔難過。物換星移,本可我自求我道,原來最介意「樂壇已死」的人就是反對「樂壇已死」的人。好像Juno,以為新世代自由戀愛遊戲人間,骨子裏卻是比長輩更看重名份和道德。 用了最傳統的90年代曲式,副歌激昂大合唱,與以前的賑災主題曲一脈相承。然而不用你說也知,又有幾多首主題曲可以激起千重浪?雖然小克說聽了半首已知旋律可用,但面目模糊亦是不爭事實。新的樂迷可能會一時感同身受,之後卻可能轉眼投身更前衞更言之有物的東西;舊的老而不就繼續嫌你聲線平庸過耳即忘,最終兩邊都不討好。 想拋磚引玉也好,鼓勵同業也好,要證明未死的方法就是各有各做好作品,這幾年能跑出的人無一不是這樣子。新人類不用理會舊人的冷嘲熱諷,他們買復刻聽舊歌是他們的事,你的對象並不是他們,何況你亦改變不了這個市場規則。最奇怪就是小克都說,他約我去迪士尼無宣傳都大紅,為何不做呢?要做就用新方法做,拋開所有固有觀念。當你連「樂壇」的想法也拋開,你的界線可以無限大。做你覺得最好的東西,用全新的方法去玩,樂壇死不死於我何干。

最新文章

Music For Home Vol. 1 - Marihiko Hara & Polar M "Our Season"

浮跨十五年

寫碟評

達明這個大台

天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