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開心

 

趙學而的《尋開心》說的那些所謂一夜情、及時行樂而不談情,放在1997年誕生的那個時空,其實並不新鮮。有劉美君《赤裸感覺》的珠玉在前,再有黃耀明的《春光乍泄》殿後,《尋開心》只不過是junior版,林夕大概是寫得淺白,旋律亦K得理所當然,所似傳唱率高。

 

那時又怎會對《尋》有感覺?1997年我還是剛開始聽外國東西,看MCB,一大堆浩瀚物料等待發掘,對本地歌曲漸行漸遠。我只會聽陳奕迅在LIVE中唱《尋》的版本,覺得他玩得出彩,隱然對那時的狗血K歌打出一記耳光。現在想起來,利用曲風來反諷這種技倆其實有點可笑。

 

現在聽《尋》卻另有感觸。狗血的曲、寫得白的歌詞,趙卻唱得把握十足。現在你很難聽到如斯坦白利落的演繹,每一句都聽到歌者的信任:信任她所唱的是如此殷實,她就是活在當下,活在一個尚可以掌握一切的時空。歌曲的後半段進入稍為激動的模式,甚至有一刻覺得她根本走在時代之前。1997年,回歸一片昇平,那一刻我們尚且可以傲嬌得起,弄著時代的浪潮,覺得一切都在腳下,世界任我縱橫馳騁。

 

聽聽《我恨我是女人》和《每隔兩秒》,大家都是K歌,卻比起千禧之後的K歌來得踏實。感情上仍然是敢愛敢恨,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氣概。趙學而的聲音沉穩有致,雖不算美聲,卻沒有辜負時代給予的肩擔。她完美地表現到千禧前後,我們仍可意氣風發,只要相信便能成事的「上流」感覺。

 

這大概解釋了為何有人總覺得現在的廣東歌不好,因為連唱的那位都不相信自己所唱的是事實。又或者技藝不精,演戲可以有方法演技代入,唱歌作曲則大概跟經驗火喉掛鈎,少不更事自然就只適合小確幸風花雪。感情愈碎片化處理、鑽研小情小趣,到了自己也不知道方向的地步,出來的效果自然是水過鴨背、感情空洞的過日辰。相信教主唱《不可愛教主》時,心裏大概都是想,「唔係化,暗戀都咁委屈?」

 

也不是要怪誰。時代環境的轉變讓一些價值流失,想經歷都沒有辦法,硬是要意真情切可能是強人所難。趙的所謂「翻生」作,重唱陳慧琳的《最佳位置》備受傳頌,已明顯歸入「不信任派」的門下,那個了無生氣的編曲,配合趙刻意淡化的唱法,和原版陳有瑕疵但肉緊的演出已不能相提並論。趙唱此曲就是刻意要突圍來和原版割席,甚麼第二最愛不能談情要做朋友的痛苦自然不用理會,一於用發燒碟程式處理。不是年青人才會經驗缺失,老江湖如趙,為了身價也會「忘記初衷」。

 

 

 

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