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04

不出聲



中學時總不免會一些不太合群的同學,他們相貎一般,有些甚至是醜,然後就順理成章被說成是怪人。然後也總會有一些同學覺得自己比別人不論在行為相貎品味等均高人一等,也就會拿這些不太合群的同學來取笑。一般人總是懶得思想,更何況是一個中學生?於是在大眾的議論中,其實那些所謂怪同學都只是行一般的路,吃一般的飯,穿大家也穿的校服,但就會被人標籤為怪。

是的,我當然是屬於自視過高的一群。那時有一位女同學,樣貎其實不差,只是線條較硬朗,重點是她那個髮型,有點像中間分界的爆炸裝。她平常不大和人說話,而那件校服就總是灰灰沉沉,好像永遠不熨和沾了洗不掉的污漬似的。好了,一切的條件也準備就緒,她就成了我們口中的怪人。沒有人會主動和她說話,而她也好像不太理會別人的眼光,繼續她的生活,任由別人在背後笑她怪,笑她自閉,笑她樣衰。

終於,有一次忘記了是甚麼日子,同學們可以穿便服回校。那位女同學一出場,大家根本不懂說話,因為她那一身裝扮對於一位中學雞來說是根本是來自火星的。她略施簿粧,身上穿一件白色圓領雪紡闊袖上衣,下身一條靚洗水(當然是後來才知這叫靚和洗水啦)濶腳Levis,再襯一雙約三吋高的水松鬆糕鞋。那是1990年,大家還捧SCENEBOLD袋是最潮的年代。她這一身超越時空的打扮,著實重重地打擊了我。最重要的,她的髮型沒變,印象中還好像塗了點髮泥,望上去就是鬆蓬加啞色的,你可以想像這髮型和那一身打扮所起的化學作用:你說她是90年的徐濠瑩也不為過。

那一天其他同學都沒有聚在一起談論她,但我知道這一個畫面已經深深打進了各人的心坎,每個人心裏也搬了龍門但不敢向人說,因為這只顯示了自己的無知與膚淺。後來陸續才知道原來她家底不錯,只是平時不太愛說話,後來她也有幾位不知是否知心的朋友,偶然會見她相約一起吃午飯。當然畢業之後也就沒聯絡了。

想起這個片段,只因之前在網上看了一句說話:不出聲的人,並非不懂,只是不想和你一般見識。當中我覺得最難最難學習的,就是要無視別人怎看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