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7-23

單丁位

每天上班坐小巴,到了某一個鐘點,都會見到一中女。她奇特的地方是,一定要坐小巴單人排的第一個位置。所以即使十六座只坐了一人而那人偏坐了她的心水位,她亦會等下一班車。

你可以想像到,若果剛好十五人坐滿而遲遲未有第十六人出現,她會如何備受車上那十五人在心中的唾罵。

這中女喜穿薄紗中長度外衣配七分legging平底鞋鵝蛋型眼鏡,外掛LV袋搭個飯盒環保袋,樣子是普遍miss樣,等車時會玩iphone。典型中女師奶格局。

很多時會和她同車。她叫「轉彎有落!」的聲線強而狠勁,感覺到是港式師奶那種「悍衞自身權益,其他可以不理」的蠻勁。從她等車時不理車上人目光,還有點「唔明你班友點解肯同人share個位」的不屑態度,絕對覺得自己有型有格,道理永遠在自己那邊。

其實真係有好多呢類中女:做乜朝早洗完頭又唔抺乾佢然後等車企晌我前面有一大陣lux番梘味仲要髮尾整濕晒件衫?點解一放假就著全套絲絨運動套裝紮起馬尾加頂cap帽配個LV小手袋就覺得係smart causal?點解死都要坐單丁位係咪驚我地有病會傳染兼夾令我地覺得自己好死蠢咁佢就好有快感?

當然我並不是正義朋友,這個亦是考大家是否開放兼容的時刻:你可以說,她肯堅持自己的原則,並沒有甚麼不妥。每個人都有喜惡,她有權不坐其他位,亦沒有令其他人有損失。可能她有某種隱性精神病,只要和別人一起坐便會皮膚敏感,純粹出於生理需要。社會開放嘛,自由嘛,幹嗎連別人怎樣坐車也囉唆一輪?

OK,fine!佢只是好乞我憎,係咁多。

2010-07-15

盛世

素有「香港搖滾教父」之稱的夏韶聲近來推出其招牌系列「諳」的第三十二輯。他說,過去十年他唱盡眾多名曲,今次他翻玩了多年前twins的「戀愛大過天」,嘗試以pop-jazz的手法演繹。對於有樂迷因為他自稱搖滾教父而在網上對他進行狙擊,他表示:「Who fucking cares?」

香港人近年文化水平提高,加上每年進出書展的人潮屢破紀錄,所以陳奕迅於今年暑假推出其首張朗誦專輯,共收錄十首由林夕及黃偉文撰寫的詞作。他表示香港人有文化有修養,每次出碟大家都對他的歌詞有很多好評,反而對他的音樂就比較忽略,所以唱片公司決定發行這張朗誦唱片,沒有音樂,全由陳朗誦詞作,希望可以推廣文化,甚至成為小學生的中文教材。

繼2010年復出賣個滿堂紅後,王菲決定今年再次復出,並打算在中國航天部的協助下,於月球表面開演唱會。由於目前中國並未有民用的登月設施,其經理人表示是次演唱會以採取類似香港賣樓花的方式,先讓樂迷認購約五十場的票,直至我國發明第一部民用載人太空船時就會立即開騷。門票於九月正式開售時,兩小時內已沽清,有購得門卷的市民說:「王菲已不是地球人了,我愛她!」

古巨基一直保持突破,每張唱片都挖空心思營造主題,這次他宣佈會以一系列宅男玩意來為未來十年的大碟訂定主題,暫時已構思好以「寫真集」、「lang模」、「書展」、「潮童」為題的大碟。記者問已年近六十的他最近有否談戀愛,他說:「咪呀,你講咗去邊,我仲係處男,晌屋企同出街都無玩拍拖,得閒我會打機同思考,不過我將來結婚一定會公告天下。」

梁詠琪出自傳,自爆第三十四任男朋友是一個風趣的法國人,與她過去的多任男朋友不同的是,她覺得這位眼前人可以託付終身。不識趣的記者問她會不會送一本給前前前前前前前前前前前前前前前前前前前前前度男友鄭伊健,她說不會,支持她的話便會買,不用她送,而她亦不想多提伊面,說伊面將會永遠永遠活她心中,並祝福他一家四口幸福快樂。

超級巨聲和星光大道的製作人決定放棄參賽者,轉而邀請評判們上台鬥唱,然後自我評級。觀眾說比起看那些毛都未出齊的人在唱情歌,現在可看實力派表演算是有耳福,而賽後各人互罵的場面亦算有看頭。吳國敬更說:「比賽?比咩呀,叫周國豐唱歌?佢識唱咩呀?佢講嘢叻?另咩呀?佢次次講完我都唔知佢講咩!呢d叫公平咩?係咪佢講嘢好聽都頒個獎俾佢先!」

性感女神周秀娜轉戰舞台劇,一石激起千重浪,向次大膽演出見稱的焦緩未感到威脅,「唔同市場囉,佢主要target班麻甩仔,我啲客有文化好多,至少識字先,大家各有各做,市場個餅大啲都係好事。」焦緩亦透露現正打算把電影「無間道」和「歲月神偷」以情慾手法改編為舞台劇,她亦打算一人分飾多角,不請外援。

「無話邊個掂,掂極都幾掂。講真,我份人從來好勻真,話一就二,話二就廿四,從來係咁。呢個社會,幾白痴都有道理晌入面,感唔感受到就睇你有無機緣。呢次機會係上天俾我,我會好好咁多謝個天,或者叫老婆返多啲屋企食飯,我覺得無乜問題。我唔係好想做呢次架咋,我唔係金句王,我只係覺得個喉嚨甘甘哋,可能我來自北京,唔習慣香港啲水。」黎明「我不是金句王,我來自北京」楝篤笑開場白。

剛奪得全年最受歡迎男歌手的林峯,近日備受緋聞困擾:有傳他年近三十才懂得行路,之前一直由工人抬轎進出;有傳他不懂得原來香港有十元紙幣;有傳他的經理人一直利用巫術令他相信香港只有兩位歌手,另一位就是容祖兒;網上流傳的另一版本是他在台下只懂得講「你好,我係林峯,我肚餓。」而出鏡時的對白全由經理人以預先錄製好的數碼製作片段另加配音而成。記者於林峯住所截擊訪問他,他只說:「你好,我係林峯,我要食嘢。」

2010-07-13

HEA

估不到還有機構做這種調查:

「有機構針對青少年「Hea」的態度進行調查,發現近4成青少年自評「Hea」。每日花至少1.5小時發呆或在街上閒逛者更分別達22%及34%。整體而言,有7%受訪者每日用6小時或以上「Hea」,漫無目的地打發時間。」


我們社會這些所謂青少年工作者,就是覺得年青人做每一件事都要有目標,這樣子才算是「自我充權」,日子才不是白過。這種邏輯與香港人去旅行喪買喪食才是化算的土包子心態完全一樣。

一個社會每天都只是叫人發奮向上,做每一件事都要有依據有目標,連每天hea一個小時都不能接受,這才叫做悲哀。成年人們喔,你保證每天工作九小時,就是真正的工作九小時?除非你覺得上銀行玩facebook加msn再book飛睇戲訂酒店機票不算是hea吧。成年人,諸如製作如上調查的諸君,也是hea的專家,又有何資格說年青人的那些hea沒有內涵?

村上春樹說,永遠站在雞蛋那一邊。如果有人每天都說要發奮向上、努力奮鬥、不要讓自己後悔、關懷身邊每一個人、廣結善緣、以愛充實生活……我毫無疑問站在另一位「無,hea吓hea吓又一日」身邊,因為濫情也要有點技巧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