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29

Pretty Woman

我們與相愛的人經歷過,分手,然後學習到甚麼叫珍惜,隨之而來的是重拾自信,再次上路。我們與朋友經歷過患難和出賣,然後學習到甚麼叫自重,隨之而來的是帶眼識人。我們要經歷,才有得著。

現代人講求便捷,所有的基本修為及做人品質,都可以是求生的工具,所以大家不用經歷,因為沒有時間,就給錢讓別人談談人生哲理,好讓自己安坐家中而坐享其成。重點是「工具」。不能讓這些品質令自己增值和達致成功,只會淪為「空談」和「吊高來賣」而矣。君不見多少藝術家和對自己有要求的人被社會、被群眾標籤為「失敗者」。我們不是要欣賞「失敗者」,而是要消費他們:看!他們因為甚麼失敗,分析原因,使自己不重蹈覆轍,最後也只是要讓自己成功,失敗者最終也是被遺棄的一群。

我們自出娘胎便被灌輸或理應被裝置的品質,大家都喜歡用不同的方法,免費或自費(可以高或低)的,來重新認識和確立自己。有些人會看書;有些人嫌看書沒實踐,會識人;識人也會上癮的,便要識更多人,甚至付錢去識人,以求增廣見聞和認識一些有正面能量、積極的人。目的?最終也只是想畫出彩虹,踏上青雲路。以前有位朋友和我說:「人是很有趣的動物,所以我很喜歡認識不同的人。」大概他不明白很多麻煩事就以此為開端。

看一套「Pretty Woman」吧。花十多元買張光碟,或下次留待電視台播,用不著抬錢去搭人牙慧。女的和男的在街上遇上,做成單deal,你學到甚麼是Top Sales。女的見到總統套房大開眼界,你學到甚麼叫天真。男的不讓女的吸毒,你學到甚麼叫自重和原則。女的在名店受白眼求助於男的,你學到甚麼叫靠山。女的令男的放棄收購,你學到甚麼叫童真和接納。只要你有心看,每一處都是驚喜,縱然那是最最最荷里活的方程式。

而最重要的是,女的和男的可以結合,影片結尾有一黑人叫大家來尋夢,以前一廂情願以為是編劇反諷自己作品的失實,現在看來,不正是大家日叫夜叫,都希望一朝展翅的「夢想」嗎?這種三毫子的道理,很多人不屑一顧,最終卻買來連連教訓才懂得,這十多二十塊錢的成本可划算呢。

2010-03-22

讓路

《Time Flies》的啟示是,以後都不用作曲人了,乾脆就由作詞人兼任作曲好了。由「無人之境」開始,無一不是歌詞主導的宣傳攻勢,沒有人會說「無人之境」老土到暈,音樂意境毫無深度,最尾一句「這愛情無人證」收得如斯勉強,把之前所營造的感情(若果有的話)推翻得一乾二淨。Ok,沒打緊,說婚外情和禁戀,都是社會禁忌,又和陳奕迅的邊緣味吻合,大家就一起崇拜。

「陀飛輪」那沒有性格的旋律似在書店聽福音歌,編曲想幫,但那近乎兒嬉的大支野編排偏偏顯得主事人心虛。人人都在說歌詞是「探討人生」,那大概是填詞人和歌手自己的人生,享盡一切榮華富貴之後而來的人生探討,對本來甚麼也沒有也不知如何得到的人來說,是不是只會想起瑪麗皇后的吃蛋糕理論?或者是填詞人的一貫作風:物慾要先放縱,才會在反省時加倍深刻?又或者,這可是給城中稍有名望之士的安全著陸地,稍稍按摩一下那崩緊的神經,覺得思想出神了一回,心靈滋潤了一次,再釋放下一次消費的熱度?

「一絲不掛」完全是作曲讓路給作詞人主導的「橫蠻」之作,故意綿密高低頻仍的安排,讓歌詞不需甚麼意思也立即讓人有盪氣迴腸之感,作曲人全盤放棄感情為先的策略殊為可惜。上次「富士山下」已經開此先例,唯曲式仍算尚有靈性,來到這一次大家都只迷信這個所謂「黃金組合」。

「大人」和「味之素」可被視為製作人濫竽充數之作,新意創意情感深度全部負分。或者這就是大家都說封面是話題的原因,因為實在沒有甚麼可談了。

2010-03-16

杜德偉

BIG4開騷,吸水味濃。張衛健不在討論之列,其餘三位各自都(曾)在崗位上發光發熱,留下一抹新音樂色彩。只是四位一體,佬味滿瀉,不見滄桑,亦不會覺得是回餽歌迷厚愛。在這個妖言惑眾的時刻,看到杜德偉於年初在台灣的表演,衣著稱身,慢歌有味,快歌雖又是「脫掉」的混亂倉猝,但功架依舊,好睇過陳偉霆。傳媒又報說杜將出書爆大鑊,冠名「抽水」,臨老博翻生,令人不禁掩卷嘆息:那個當年前衞到不得了的杜德偉去了那裏?

很多人一想到杜德偉只想到兩件事:黑鬼和「信自己」。其實我一路都不知道杜德偉是否很黑鬼,都只是扮MJ叫兩野又或吊高把聲,咁就自動轉戶,還是香港人的迷思:「黑鬼」好野嚟架,俾人話「黑鬼」即係有品味。他在滾石時做的音樂確實有點黑人的做法,但都是那些節拍的事,唱腔其實從來幾港味。

另外「信自己」仲慘,如斯爛的快歌竟成為別人銘誌的首本作,還要得半首,那怎對得住那些省招牌的「讓自己快樂」和「拒絕你捆綁」?我情願選「夜半一點鐘」啦。

我發覺杜德偉不大理會歌詞。「不要重播」的小美已經叫做文理兼備,去到華納時期大部份的歌詞都非常牽強,談情說愛都說得一清二楚,講意境又失諸交臂,好像主打歌「拒絕你捆綁」,總之有字俾你唱就交到貨。去到滾石仍然沒改善,「舊情復熾」亂嚟、「未變過」肉麻、「想想」是林夕的災難、「愛變了這世界襯衣」夾硬浪漫。聽一次「脫掉」,完全不知他想說甚麼,大概只是想造就那禁播的MV。我不是「歌詞古墓派」(陳奕迅新碟一出又見此派橫行,論人生論成敗這些主題可以好開放好輕易地被人解讀又或對號入座以抒己見,講完,咪覺得自己上了一課寶貴的人生課囉),而杜德偉亦不需要歌詞去讓人記得,因為他確實製作了很多佳作,不論快慢,基礎穩實,情感慢慢舖陳,和現在製作的快歌「係又呢隻beat唔係又呢隻beat」的「偽R&B」截然不同(張敬軒是一大例子)。

華星時基本上只有一首「不要重播」讓人記得,倫永亮的曲無疑是亮麗的,但杜的演繹稍嫌直接乾淨,不及倫永亮後來翻唱的來得融匯自足。幾首快歌給人的印象總是大時代配一架冒煙火車頭的盪氣迴腸,「抱緊我」「one more night」「影子舞」「夜半一點鐘」等形象鮮明,為進入華納時代舖好道路。在華納時香港台灣兩邊走,台灣幫小蟲的加入無疑立即令杜「升呢」,往後的合作如魚得水,連帶改編回廣東歌亦沾染秀氣。在華納最後一張大碟「准我自我」,幾年前仍有二手碟以二十元大割價,卻沒多少人知這張碟的實力,區新明的加入令多首作品展現脫俗的能耐,比起單單憑幾下beat便被歸邊為黑人音樂的讚賞要超脫很多。

去到滾石小蟲繼續佳作頻仍,「如泣如訴」「鍾愛一生」「想想」等不但旋律秀美,編曲亦是精準示範,好像「想想」的鼓其實真係幾黑鬼的。滾石的廣東碟「未變過」仍然有老拍檔區新明交出「水瓶座誕生的男孩」及「命運是你家」的狼死編曲,「明日的約會」「舊情復熾」那些編曲很有一種沉穩的厚度,你總不會怕在曲式展開時突然有一些核突野走出來。李宗盛後來也交了首「如果你我」,仍然是「陰天」那種隱晦,卻加了點跳脫西洋味,但好像只收在精選碟中,沒人留意。「愛變了這世界襯衣」黃偉年的曲造工精緻,甜密不肉麻,精神輕省,可惜後來慘被古巨基變成K歌濫情版,高下立見。

不知道是否被後來的藏毒事件影響,還是大家覺得他早就台灣人,娘味提升,所以在香港愈來愈站不住腳。我只是覺得香港的市場又主動放棄了一個質素穩定,偶有新意的實力歌手。那時大家都好像不介意杜德偉唱來唱去都是情歌,也不去看他其實唱甚麼歌詞,大概他現在出碟的話,沒有潮人幫他填幾首是站不住腳的。想以音樂取勝?算吧啦,你看陳奕迅隻新EP,音樂悶出個鳥來,還不是那些佛經似的歌詞和好像很有內涵的哲理,被人讚完又讚,被冠以「歌手可以借音樂說出自己心中所想」那麼偉大?

2010-03-11

哲學對話

「你地平時放學會去邊度買野?」
「無人應我既?」
「我平時去開又一城行街」
「係咪去h&m同埋log on?」

摘自某大學論壇

2010-03-03

故事

能夠區分後搖的動聽與否,大概就是看有沒有故事要說。mono就是低迴的史詩,toe就是輕盈的生活點滴,te'也許是瞬間爆發的激情和暴烈。現場的演出就更加和唱片的感覺迴異,沒有了錄音室的規範,就連那點點文藝腔也去除掉,live的te'完全是接近失控的大爆炸,控制著不致掉入公式的路就是那些間隔的旋律,慢慢凝聚的張力層層遞升,到了爆發的一段因為有了先前的情感期礎,而讓人格外出神。te'明顯比惘聞更具有立體和層次感,因為惘聞仍然停留在後搖的公式,而沒有讓情感和故事帶領自己前進。

作為非吸煙人士,對於協青社門口那大堆煙頭,確實蔚為其觀。入口處登記的職員,和一班觀眾確實是相映成趣。這也是拼貼的樂趣,這邊轟掉老祖宗般的噪音,另一邊悠然上網自得其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