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29

檔次

有時真不知怎樣去評論本地的唱片了,都只怪自己力有不逮,總不能怪本地唱片質素很低呀,歌手唱功差勁呀,市道委縮了呀這樣那樣的。自己少聽了,在大局上欠缺了比較,也就省下力氣,沒有實踐過也沒太大發言權。所以近期聽薛凱琪的《Read Me》也頗為順心,但感覺又未至於可寫一篇文,卻又給我從別人身上找到些話題。

看到有網誌評這唱片,先來一大堆甚麼「今次的《Read》品味同樣的高,不賣少女情懷,不需要冠上《宅男女神》,《人型攬枕》的稱號。整體上形同她的衣著和名牌高根鞋那樣,都市潮流女性,自信的和高價貨的融合,產地銅鑼灣一系列名店的Masterpiece。」原來品味同樣的高,就等於「潮流女性」,「自信的和高價貨的融合」,以及「產地銅鑼灣」。那我猜猜,品味同樣的低,就等於「濫情師奶」,「自卑和低檔貨的crossover」,以及「MK系」了。謝謝上了一課「文化高低檔分辨貨」。

「封面和寫真的內容也告訴你,不需要大眼仔,不需要染頭髮,性感和漂亮就是這樣﹣有品味,賣多少少大包倒像看《Vogue》,很Angelababy,而不是四仔或是那些水著lang模。因而價值千萬身價,包裝總會做得更有氣質而不太俗套,有能力就有價值,不怕失業,不怕逼害,也不怕唱片賣不到,更不需要賤賣女性尊嚴」賣多少少大包 - 是指穿得少一點吧?就等於看《Vogue》,我想是高檔次吧,但又很像Angelababy......「不是四仔和水著」原來還可以用出唱片的薛凱琪和av水著放在一起來比較的,很有點意思。大家也是出來搵食者。

「《叮叮車》R&B加Jazz的風格也己經別樹一幟,怎樣也衹能聯想到情陷夜中環而不是天水圍的日與夜,喜愛音樂的編曲總會討好,喜愛歌詞的對於裡頭的香港情懷可謂完全收貨」先讚別樹一幟,但又只會想到情陷夜中環而不是天水圍的日與夜,有點矛盾是吧?後面兩句是「各取所需」的擴充句子吧?

硬要認為某些那些低檔次低品位,踩低別人來自抬身價。大家骨子裏都是賺錢了吧,包裝和對象不同而矣。

2009-10-23

超級巨聲x聲光大道

看超級巨星和聲光大道,有一個疑問就是:唱歌真的可以有一套清晰的機制,以達致評判們心目中一致的「唱得」標準嗎?參賽者傾盡全力,然後評判你一句「可以表演得有故事性一點」、我一句「副歌睇唔出你有感情貫注落去」,若果我真的全部改善,那是不是代表我就一定是「唱得」之人呢?

我原以為那會是一個突破點:就是香港觀眾終於可以有一個較認真的評價,去了解何謂歌唱表演,至少我看台灣星光大道那些唱片監製做評判時,有一些外行人未必知道的角度去評價歌手,不需像以前一樣看完比賽只流於唱得好與不好,又或有沒有台型的泛泛之詞。然後自己也發覺是一廂情願,香港人不喜歡煞有介事的所謂專業評論,有時看見周國豐也替他辛苦,裝專家的嘴臉可真不是好差事。就算參賽者全部跟足專業評論來改善,也不會令他們成為歌手,因為方程式不能產生感動人心的力量,往往一把獨特而欠缺正統所謂「好唱功」特質的聲音,才是成為專業歌者的必要條件。參賽者只說自己很喜歡唱歌,當中不乏所謂巨肺級數的演繹,但可能他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條件」成為歌手。我看到的是一個個自詡「熱愛音樂及唱歌」的人,堅持自己信念去唱好歌,而不知道聲音天生平庸的事實,所以台上只是一具具唱歌機器,又或神似某某歌手的A貨。

上星期看那個只有十一歲的男生,主持人還說聽他唱歌很感動。我的天,十一歲,唱情歌呀!莫非現在男孩子都早熟得十一歲已經歷了傷春悲秋?我只聽到人聲與音樂之間毫無關連。看著他自我陶醉的在表演美聲,我就覺得香港那位小朋友唱「愛與誠」可愛得多,至少他是用自己年紀的唱法。想到這裏,原以為那些教化的功能都只是和自己開的玩笑。

沒有了音樂性的唱歌比賽,又沒有像台灣版的楊宗緯騎呢事件簿,主持亦沒有成為節目的標記,評判也沒有確立獨立的個性,實在不知道勝出者的命運會否如蕭敬騰那樣又出唱片又開演唱會?

2009-10-21

幻滅

《秒速5厘米》的精粹在於不能得到的就是最美好的,大道理落在戲中的尋常生活片段,更益發引來無限的悵惘。若果最痛苦的,如影評所說,是明明每天都會擦身而過卻永遠碰不到的無奈,那麼我們身處所在的城市,便是永恒的痛苦。因為我們做的都離不開幾個地區的印記。每天都是觸目驚心的遇見,那一間咖啡店,那一張椅,那一排招牌,那一條街道。共同的情感軌跡造就了集體的行動,再成全了無分彼此的回憶再襲擊。

2009-10-15

不濟

和朋友談一眾香港indie音樂,他說:「以天真漫瀾不經意的態度,去掩飾其音樂造詣的不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