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22

粗口

以前很不喜歡別人說粗口,因為覺得是不能以理服人,又或不能想到任何說話,才以粗口來反擊又或以完結任何可思考的後果,是不專業表現。當然隨著時間及閱歷漸長,方才知道粗口也有其文化的功能。在恰當的時候,甚至有畫龍點睛的效果。尤其是在經歷很多不合理的對待之後,一句粗口,真有紓緩身心的安寧效果。

「喂我警告你地唔好再晌公司發出呢d怪叫聲呀!」女同事向兩位男同事大叫道。
兩位男同事仍然用高八度的聲線來抒發對工作的不滿。「掂唔掂呀!」「掂呀!」
「你地再咁我俾個(門西)你架!」女同事大叫道。
兩位男同事停了片刻,然後一位道:「你果個,我好恨呀。」

我認識了最優雅的女同事,真是我的榮幸。讓我給你一個(門西)吧,女同事。

2009-06-16

最近的歌單:王靖雯《Shirley once more》、郭小霖《一些事一些情》、《祝你愉快》紀念家駒的滾石致敬大碟、Beyond《請將手放開》。我沒有放棄過廣東歌,只是進入了老懷舊的階段。黃偉文說過,「人地話舊時D歌好聽,你就信?」我信,因為我是參與者,而舊歌真的比新歌好聽,潮人都係咁話。我想問問黃生,那首鄭融和周柏豪合唱的,你問心果句,一輪咀的亂槍掃射目的就是不讓聽者有思想的空間從而忽視了旋律的蒼白和作曲人的膚淺,這就是你所謂的新歌好聽?

王靖雯那首《巴黎塔尖》潮到爆,郭小霖的《一些事一些情》是現在沒有了的溫婉顏色,《祝你愉快》有杜德偉和區新明勁度搞野的《命運是你家》和明哥玩刁鑽電聲的《喜歡你》。把時光推回十五年前,無一不是創新和破格的表現,在流行曲裏暗藏機鋒。BEYOND大家都有共識是大不如前,但十年前的《請將手放開》的大器,那種宏觀,我估計就算家駒都未必做得到。

是的,我鄙視一切當王若琳係神的舉動,以為梁靜茹就是情歌天后,以為五月天就搖滾明燈。當人不能看清那是否真感情,又或者既然那感情可以令自我感覺良好而無需再索求,那大家就一同接受這種平庸的感動吧。

2009-06-08

presto



我的Presto徹底地崩潰了。我喜歡Presto。這一對是我在美國的NIKE網站訂造的,全黑色加上dosss的標記,陪伴了也有九年的時光。這是我唯一一對Presto。

潮流不斷轉,2000年時我趕潮流入了這對Presto,大概兩年後已經沒人再穿,改成DUNK上場了。那時從郵局拿回來時,真的好像拆寶物一樣對待。然後特別去買那些在膝頭束腳的短褲,去配合這一雙鞋。那時這種所謂裏原宿的日本街牌打扮方興未艾,Presto潮到不得了,它輕身,夠科幻感,容易穿著,實在是NIKE一次把跑鞋成功轉型的創舉。但我也發現一個穿PRESTO的貼士,就是永遠不要穿長褲和牛仔褲。

我早就知PRESTO會退場,然而我仍然很喜歡穿,我覺得它配短褲又或束腳的運動褲是最好看的配搭。亦由於這是獨一無二的訂購品,所以我沒有想過要買另一雙。這也是這雙鞋的神奇之處,就是你很難看出它其實已經頻臨瓦解的邊緣了。那片尼龍質地的鞋面看上去永遠也是亮麗的,連帶那些瓦色的鞋面也好像未受磨損一樣。怎知就是我在尖沙咀逛街時突然覺得鞋頭一鬆,整塊膠給脫落了。

我去看過復刻的PRESTO,雖然是白色底,但那些膠變成光亮的表面,看上去像玩具多於一對鞋,而這也是NIKE這幾年給我的感覺,玩具的概念蓋過了一對鞋應有的尊嚴。黑色也還可以,那些藍色橙色的就算了吧。潮起潮落,現在還有沒有人喜歡PRESTO?799的價位其實不算貴,比起那些動輒上千的所謂限量版,它的復刻是來得如此平和,又或者根本是不應再出現了,所以才會如此靜靜的躺在店子內,讓眼波都掃去DUNK、AIR MAX那裏。

我發現很難把這種物質的概念寫得完滿。我想我還是應多看MILK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