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29

爆肺系

又是jet。今期封面大大隻字「爆肺系音樂女王」。在報攤看到,本著學習潮語心態,翻到謝安琪訪問一頁,標題仍標榜「爆肺系」,看內文,始知她曾爆肺,雜誌大概是想把爆肺和她實力派唱腔聯繫在一起,造了一個這麼獨特的框框。不知謝會否安然接受?

我的疑問是,稱得上「系」,即是有不止一個像謝這樣子的歌手,才稱得上「系」吧。那其實到目前為止都只有謝一人爆肺,可不可以也是「系」?若果不是身體上的爆肺,是不是有一些音樂、音場、取態上的共通點,可以統稱為「爆肺」呢?但看內文,雜誌指真的是爆肺喎。那雜誌是否會預期有一場「陸續有歌手會爆肺」的革命,給香港樂壇來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呢?究竟「爆肺系」代表的是甚麼?

早幾天看黃偉文的訪問,他說他是肯意把「時代見證」的意識注入詞作,所以他認為潮語不是洪水猛獸,也可以變成明天的典範。潮語之所以流行,我想是大家也對這批用語有一共識,所指涉的也有一特定的意義。或者謝應寫一首叫「爆肺系」的歌,來剖析一下,縱我知這絕對不是她加給自己的稱謂。

2008-12-21

實驗電影

I have a dream:

明天,倪震會和大家講:你地呢班無知的刁民,我只不過係拍緊「四大天王」。

其實機會率都幾高,未必係發夢都得......

2008-12-17

對不起

對不起,其實我真的不想聽你的旅行見聞。我不是特別針對你,而是我根本沒興趣聽任何人的旅行見聞。紅葉多美街道多闊魚生多鮮鬼妹多索也不關我的事。你吹得天花龍鳳,我很感激你與我分享的誠意,但你不能期望我也能如你一般像親歷其境地發出讚嘆之聲。我甚至連不用交流意見的旅行相片也不想看。除了發出「喔,你映得幾好喎?」「嘩,個天好藍舊雲好白!」之外,你不能期望我可以感受到你百分之一的感動。

對不起,其實我真的不想買手信給你。你不是我的另一半或家人,也不是對我有任何特別意義,你憑甚麼要我空置部份本已擠迫的行李空間,來放置一些你收到後置之不理意義不大的物件?我也不覺得不買手信就代表我不關心你們。我不賣這種虛偽的賬。請先問一問你自己,值得我去買一件手信給你嗎?我整個旅程完全忘記了你的存在,明白嗎?

對不起,其實我真的可以好浮誇,但要視乎場合。你們喜歡浮誇,沒問題,我就浮誇到底。我不是要和「青樓名妓」相比,但替人消災也是個人職責。我能夠有十萬種浮誇讓你選擇,你喜歡那一種?不過千萬要從一而終:下次我交了一個浮跨的習作,你不要說:「請你不要這麼浮誇。」

對不起,其實我不太想說話。其實你們也試過車輪式的發問,我也試過反應冷淡。是你們覺得接受不到有人不聽從你們的話而不忿,還是不能忍受旁人的默然而令自己顯得無知?

對不起,其實我還有很多東西不想做。然而,值得如此為你們去一一記下嗎?

2008-12-10

崩壞

「So I Say」代表的是一次八、九十年代實力派制作人的崩壞。放棄多年拍檔黃尚偉不用,paco力求蘇永康復出第一炮首要任務是不求高深的入屋之作,可以理解。不過入屋並不代表平庸。而是我想就連蘇永康自己也失去要求,封面再百萬置裝,也顯不出那支手杖擁有多少氣勢。

主打由李思菘作曲的「紅顏知己」婆婆媽媽,和以前的「獨立宣言」的孤高姿態相去十萬八千里。Dick Lee的兩首已失去神采,無神無氣的跳脫風格,還有「飛人生活」的所謂戀港情結又是虛情假意得交關。最失望是倫永亮,交出來的「普洱茶」淡如開水,沒有任何情感可依靠的角落,往日的深情到那裏去了?幾位前輩大師就是如此交差了事?

全碟只得方大同的「So I Say」有點風範,soul味的曲風蘇永康自是容易駕馭,然而重點是方大同的曲總是有點流離失所去向不定,轉彎抺角地遊闖天地。追隨蘇永康多年,我想那些「婚誡」「蒲界耶穌」根本沒有談論的價值。

這張碟唯一見證了的是蘇永康的演繹能力仍然強勁,拿捏的節奏和感情的掌握都是教材示範。然而失去了全盤的視野和膽色,叫人難以重拾那時初聽「親你」的興奮,甚至連一首近似「燈火欄柵處」的溫婉之作也欠奉,我由衷希望那只是一次「入屋」的策略部署。可能我太過一廂情願,以為看那穩陣的牌面應不會大有閃失,是我太低估了paco的商業觸覺,還是我太盲目以為蘇永康真的會是品質保證?